晨星创始人Joe:淘金数据的亿万富翁

作者:中证报 2014-07-29
字号:TT

他 在六年级时赚到第一笔钱。他在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拿到MBA学位后,为了调查连锁快餐生意,到快餐店做了六个星期夜班经理。他沉迷于公司研究,撰写的年报 分析重达600磅。几度寻觅之后的1984年,他听从沃伦·巴菲特的建议创办公司,并从H.D.梭罗的《瓦尔登湖》书中选定了“晨星”为名。

 他,就是晨星创始人兼CEO Joe Mansueto,名列福布斯全美最富1000人榜单。

 他 为什么要创办晨星?晨星靠什么盈利?晨星中国做为唯一一家拥有基金评级资格的外资评级机构,未来的机会在哪里?晨星著名的五星评级基于历史数据,业界对此 有赞有弹;事实上,晨星以5P模式为核心的质化评级体系,未来也有望在中国落地。6月中旬的一个上午,在晨星香港透明的玻璃会议室里,Joe接受了中国基 金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在巴菲特鼓励下创业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Joe已经是一名共同基金的投资者。那时,个人退休账户还没有被广泛介绍,中产投资者也未成气候,共同基金在市场上得不到重视。因为没有基金业绩和持仓组合等数据资料,每隔三个月Joe就要打一圈电话了解情况。

 股票分析师做投资决策时,有图表有数据,而基金分析所需要的资讯几乎是一片空白。有一天晚上,在只有一间卧室的小公寓里,Joe面对着摊了一桌子、四处搜罗来的基金报告,突然想到,为什么不把基金的数据综合起来出版,并介绍给基金分析师?这也许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香港中环中心大厦,68层的高楼上,晨星香港办公室安静而忙碌。会议室没有窗户,一面玻璃墙外就是办公区域。Joe穿一件淡蓝条纹衬衫,系一条深蓝色领带,他低调而温和,不高的声音背后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力量。

 回想起30多年前的那个夜晚,盛开在那夜的创业火花,Joe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他说,进入基金业是因为发现市场有需求,更因为自己对此有热情。

 Joe崇拜沃伦·巴菲特,希望成为他那样规范而透明的人。巴菲特认为,Joe的这个创业火花有可能建立品牌和声誉,而一旦建立起足够规模的金融数据库,其边际成本非常低,有潜质成为一个好生意。偶像的鼓励,增强了Joe的信心。

 事 实上,Joe的第一次经商经验,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六年级。1956年,他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父亲是一名耳鼻喉科专家,母亲是护士。少年时,他是无线电 爱好者,六年级时在一个特卖会上以借来的100美元买了一个接收器,随后以300美元卖出,转手就赚了200美元。

 Joe的商旅探索一直在持续。读大学时,他和室友Hanson合作汽水生意,每个季度能挣500美元。大学毕业后,两人一起成立了调查公司。在芝加哥大学读MBA时,Joe还尝试过把圣诞树从芝加哥运到家乡Hammon,后来这单生意以盈亏平衡告终。

 1984年4月,Joe创建了晨星。

 淘金数据三十年

 2005年5月,晨星公开上市,持股78%的Joe个人财富达到6亿美元。福布斯2013年美国富人榜上,Joe以2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第915名。

 晨 星进入市场的30年,正赶上美国共同基金业的大发展。1984年,离美国第一只共同基金创立已经过去了整整60年,但美国市场上只有大约1200只共同基 金,管理着3700亿美元资产。而截至2013年年底的数据显示,美国已有8974只共同基金,管理着15万亿美元资产。财经专栏作家Jane Bryant Quinn评价说,晨星对基金业的发展影响深远,没有晨星之前,人们对基金所知甚少,现在人们看重晨星的的独立评价,每个人都希望买晨星评级的五星基金。

 “我只是坚持做一件事,做了30年”,Joe轻描淡写地总结自己的成功。

 Joe 非常喜欢跑步,不管天气好坏,每天 都跑。在他看来,跑步就如同做生意,不能轻言放弃。晨星的初始投资只有8万美元,第一年(1985年)就盈利10万,第二年赚了12万,后来越赚越多。 2013年,晨星的全球收入已有7亿美元。Joe感叹说,只要坚持,最后就会有足够的规模,而大多数人都太着急了,都想一夜暴富,事实上,大多数生意都不 会像Facebook那样有超常规增长,“你需要花点时间,就像种庄稼。”

 晨星究竟靠什么盈利?尽管晨星创办的初衷是为个人投资者服务,但Joe证实说,超过三分之二的收入来源于机构,个人投资者的贡献少于三分之一。

 根 据2013年的晨星年报,其年收入6.983亿美元,主要来源于四个方面:第一是数据。除了原始数据,还包括评级等有晨星品牌的授权数据。第二是针对投资 顾问的工作室软件。第三是投资分析软件Direct,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机构投资研究平台。第四是投资管理业务及顾问服务,截至2014年3月31日,晨星 所管理及给予投资建议的资产大约为1640亿美元。

 Joe 不仅把数据卖给雅虎、JP摩根和理财顾问,还把业务拓展到全球27个国家和地 区。晨星在全球有3600多名雇员,为全球投资者提供超过45.6万个项目的数据资料,包括股票、基金及其他投资产品,同时为证券、指数、期货、期权、商 品、贵金属、外汇等市场提供超过1200万项即时数据。

 闪耀中国十一年

 2003年,晨星进入中国。其时,中国的第一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成立才两年。

 晨星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晨星评级要求基金有3年以上的业绩,当时的中国市场无法满足。Joe直率回应说,我们改变不了现实,在根据较短历史进行评级后,我们会提醒这是基于较短时间的评级,并用基础调研做补充。

 第二个挑战是,晨星中国赚钱吗?在进入中国5年之后,晨星达到了盈亏平衡,而对晨星中国的财务现状,Joe很肯定地回复是赚钱的。

 早 在2008年,Joe就公开表示,晨星收入75%来自于美国市场、25%来自于美国本土以外,他希望晨星的触角能伸向全球的绝大部分股票市场,把美国本土 以外的收入占比提升到50%,而这主要依靠中国、泰国、马来西亚、墨西哥等市场的增长。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2013年晨星在美国的本土收入占比依 然高达71.7%,而包括中国、马来西亚等国在内的整个亚洲收入约1386万美元,占比只有1.98%。

 这并不影响Joe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的前景的乐观。

 他说,我们看中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市场,进入中国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为全球投资者需要知道中国市场正在发生什么,所以晨星有分析师在中国,这是晨星全球研究能力的一部分。晨星中国约有900名员工,Joe计划继续投资,以使中国市场和大亚洲区有一支更大的分析师团队。

 做为唯一一家拥有基金评级资格的外资评级机构,晨星中国以量化评级著称,而量化评级类似后视镜,看到的是过往的业绩和风险,这一点业界颇有质疑之声。

 事 实上,晨星近年在质化评级上步子迈得很大,在美国和欧洲都已在广泛使用。Joe 介绍说,质化评级的核心是5P模型。第一是People,即基金投研团队的质量,包括经验、稳定性、结构、成员间的交流、和持有人利益的一致性。第二是 Process,即投资流程,考察投资方法的质量,包括个股和个券的选择、组合构建是否切合实际且复制性强,同时检验投资方法的执行是否有效,组合实际情 况是否和公布的方法一致。第三是Parent,即基金公司的素质,包括公司的综合能力和风控管理能力、对人才的吸引力、薪酬是否具备激励机制、公司的信托 责任文化等。第四是Performance,即业绩评估,看业绩的稳定性和持续性,以及基金经理变更和规模变化状况下的业绩持续性。第五是Price,即 费用,评估年度总费用率和业绩提成是否合理。

 一位在晨星中国和晨星欧洲都工作过的晨星人说,亚洲业务有局限,市场结构单一,且投资多聚焦本土,晨星中国的优势将随着国际化进程慢慢得以发挥。Joe则认为,晨星的优势在于绝对中立,分析团队完全独立;坚持全球系统的标准,能够提供全球视角。

 瓦尔登湖上的晨星

 “晨星”这个名字,出自H.D.梭罗的《瓦尔登湖》。

 在 芝加哥大学读书时,在Regenstein图书馆一张舒适的椅子上,Joe读到了这本书。梭罗在全书结尾处写道,THE SUN IS BUT A MORNING STAR(太阳出来了,宛若晨星)。Joe看着窗外雪花飘落,问自己,这是什么意思?最后他认为,这是一个关于独立和自信的乐观论述,只要太阳照样升起,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30年沉浮,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

 从周一到周五,Joe每天八点半就到办公室,一直待到下午五点半,周六也泡在办公室里,直到1988年和晨星分析师Rika结婚并有了第一个孩子,周末他才越来越多地待在家里。他为此赢得了“工作狂”的标签。

 他 更愿意用“企业家精神”来形容自己。他说,现在他会更聪明地工作。他认为,过去30年自己学会了如何管理人、如何并购、如果在海外做生意、如何做一家上市 公司的CEO,“我所做的就是重塑角色,我需要重塑角色,这很有趣”。他很容易和客户互动,厌恶办公室政治,所以在晨星建立了使命驱动的文化。他喜欢透明 开放,他甚至在晨星没有私人办公室。

 Joe最开心的事,并不是财富的成功积累。在赚到第一个百万后,他仍然开着一辆有七年历史的BMW。2010年10月,他接到巴菲特的电话,听其建议捐出了一半财产。“我赚了很多钱,非常幸运,想分配一些给别人,这是一件积极的事情。”

 真正让Joe兴奋和骄傲的是,晨星建立了品牌和信誉,帮助数百万投资者获得了更好回报,改变了整个行业。“我们从个人投资者那儿得到了很多积极评价,他们写信感谢我们的帮助,让他们能负担得起孩子上学、买房,这让人非常满足,这是30年来我最开心的事。”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阅读: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