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视点 > 正文

千年大计雄安新区有望提升市场风险偏好

作者:大摩华鑫 2017-04-06
字号:TT

公司动态:

摩根士丹利华鑫多元收益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代码:A:233012/C:233013)于3月29日(上周三)荣获“晨星(中国)2017年度基金奖(激进债券型基金)”。具体内容详见晨星(中国)网站相关信息:http://cn.morningstar.com/article/AR00008699。      

市场点评: 制造业景气度提升,结构性分化较明显

上周五,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共同发布了三月份PMI数据,其中制造业PMI为51.8%,较二月份的51.6%上升0.2个百分点,且保持了今年以来指数连升的势头。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5.1%,较二月份54.2%的水平上升0.9个百分点,在持续位于景气区间的同时达到近3年来最高水平,显示我国非制造业的强力扩张。

从全部13个分项指标看,同上月相比,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在手订单指数、采购量指数、从业人员指数有所上升,其余7个指数均有所下降。显示出我国制造业持续保持稳中向好的态势的同时,生产和市场需求增速加快且进出口延续扩张态势。原材料价格涨势趋缓,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由前一月的64.2%下降至59.3%,出厂价格指数由56.3%降至53.2%,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变化有利于缓解通胀带来的压力,也有助于企业改善经营效益。

但不同规模企业之间显示出结构的分化,大型和小型企业PMI分别为53.3%和48.6%,对应着调查样本更侧重于中小性企业的财新制造业PMI较二月份回落的走势,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再度受到关注,有超过50%的企业反映出现上述问题,特别是在叠加了季度末整体资金面紧张的背景下。

基金经理论市: 千年大计雄安新区有望提升市场风险偏好

 

上周A股市场受季度末资金面紧张等因素影响而震荡下行,上证综指下跌1.44%,创业板指数下跌2.94%,中小板指数下跌1.68%。分行业板块看,除银行板块指数上涨外,其余行业多整体下跌,其中交运、煤炭、军工表现相对较好,而计算机、通信、建筑建材等表现落后。

4月1日晚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域约2000平方公里。新华社发文表示,设立雄安新区“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我们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与“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同级别的三大国家战略之一,雄安新区的设立作为这一战略的重要支点,被赋予了重要使命,包括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等。承接、联通、推进这些递进的关键词背后,体现的是雄安新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活化作用。无论是从设区前的高层调研、新区规划落地速度,还是最近几天新区内的房地产市场整顿、政府人事变动,都显示出政策制定者对雄安新区的高度重视和全面准备。快速的政策落地及其有力的执行,是雄安新区主题能够得到市场持续关注的主要原因。基于以上分析我们认为,从主题轮动的角度,雄安新区和京津冀概念有望接棒新疆振兴主题,和受5月峰会影响的“一带一路”,一起成为4月份重要的周期类主题。短期最明确的主线还是新区基础设施建设提速,包括交通、环保、土地开发等,区域内的水泥、钢铁、地产等行业和公司或将最先得到市场追捧。中期还需看政策落地进度,包括首都功能转移、公共服务提升、生态与旅游产业发展等,投资者也可更为从容的从这些角度寻找受益标的。

我们认为市场风险偏好短期内有望在雄安新区主题带动下获得提升,但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该主题是否会对其他行业和主题板块产生挤出效应。若前期表现较强势的“一带一路”、业绩优秀的白马龙头个股等出现明显回调,则可能是较好的介入机会。

 

专栏:从一季度存单发行探讨量价齐跌的可能性

同业存单在近半年时间内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包括金融监管机构、存单发行银行、存单投资者还有债券研究机构等。讨论的问题涵盖同业存单是否要纳入同业负债进行监管,同业存单发行井喷、利率倒挂,同业存单何时会迎来量价齐跌等等。

确实,近两年的同业存单迅速发展,尤其是股份制行和中小型银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主动承担负债形式来扩大资产规模,实现弯道超车。从今年一季度来看,存单发行出现了量价齐升。

以三月为例,单月到期规模为1.59万亿,新发规模为2.07万亿,平均发行利率达到4.49%。而今年以来银行资产大多投向基建、城投项目、房贷、企业贷(债券替换)等,3年到5年的贷款基准利率是4.75%,如果下浮10%,利率4.28%,下浮5%,利率也只有4.51%,与存单发行利率相差无几。

而银行本质是以资产和负债的息差来赚取利润的,目前资产端(贷款投放利率)与负债端(同业存单利率)相差无几,从微观角度来看是因为前期的过度期限错配导致资金缺口,在央行货币政策边际收紧和MPA监管指标之下,只能通过大量发行存单来补充流动性,所谓“赔本赚吆喝”。

那么为何资产端收益并没有跟随负债端收益迅速上行呢?负债端成本迅速上行,是由于同业存单价格对银行间流动性高度敏感。而资产端收益难以上升,本质上是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并不旺盛,基本上集中在城投平台和房地产,银行难以将成本的上升进行转嫁。

让我们以近期存单发行数据来从侧面看看谁在“负重”前行。从一季度存单发行上来看,股份行与城商行持续依靠存单来延续负债,尤其是二三月新发规模为到期量的1.5倍;城商行平均发行利率高于股份行、农商行10bp以上,而且单月到期规模与股份行相当。侧面说明股份行和城商行“负重”前行的压力依旧存在。

而从二季度到期量来看,全行业到期量为3.8万亿,其中大部分为股份行和城商行。只有当股份行和城商行放慢存单发行规模,放缓总资产规模增速时,存单才有可能出现量价齐跌。而从一季度的发行情况来看,股份行和城商行至少还在继续扩充存单规模的路径之中,短期内发生行为转向的可能性不大。

同业存单价格实际是短端无风险利率的定价锚,那么同业存单发生量价齐跌的概率小意味着短端无风险利率并不会出现大幅的下行,再加上金融监管的进一步实施和外汇压力的存在,短端利率下不来意味着债券收益率下行空间较为有限。

(本专栏文章作者: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 周梦琳)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朋友圈
有疑问 找专家
基金报告更多>>
星闻晨报更多>>
48小时点击排行榜更多>>